bl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八一八我的桃花运 > 正文 第98章 沉舟
    有一天,我跑到医院,向大姐开口借钱。《+乡+村+小+说+网 手*机*阅#读 m.xiangcunXiaoshuo.org》大姐对我说,你去向姐夫说,他给你准备了两千元。

    家里是大姐夫当家,唯一的舅子要上大学深造。大姐夫义不容辞,借给了我两千元。大姐又背着大姐夫送给了我两千元,叫我不要声张,这是她的私房钱。大姐是医生,多多少少有点儿灰色收入。

    有了这四千元到手,我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父亲于1995年年底满七十岁。姐妹们相商于1996年正月初四大宴宾客,给父亲做七十大寿。寿宴在三姐夫家举办。春节回农村三姐家,我对三姐夫说,收了人情款,借两千元我读书。

    三姐夫说,没问题。

    事后算账,三姐他们收的人情与请客开支相抵,所剩不多。最终三姐夫借给了我一千元。

    二姐夫是木匠,家里经济不错。想到二姐夫曾答应卖了棉花借200元给我买鸡舍后又变挂的事,我争硬气,没有开口向他借钱。

    但二姐夫的大女儿,我的外甥女英子却帮我的大忙。英子比我小10岁。英子继承了外祖父会读书的血统,也受了大姨妈和六姨妈上了大学风风光光的影响,奋发读书,终于考上了一所石油大专院校。毕业分配到本省一家油田企业工作。英子是我的晚辈中的老大,也是晚辈中第一个跳出农门的女孩子。大姐在城里再婚生的儿子比英子小好几岁。

    英子的老公也在油田工作,属于行政干部。我上大学进修的事,他们很支持我。我向他们开口借一千元,他们借给了我一千八百元。替二姐夫给我长了脸。

    四姐新近守寡,我不好意思开口向她借钱。四姐夫病了两年,于三月前终于走了。四姐在农村,一个人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儿子过日子,实在不容易。可是,四姐知道我读书差钱,主动借给了我一千元。

    六妹在省城读书,从本科、研究生一直读到博士,是个读书人。婚后第一个孩子胎死腹中,后不断看病吃药,终于生了个女儿。单位福利分了房,装修之后,手头不大宽裕,我没有打算向她借钱。而且学历最高的六妹,居然也不赞成我辞职别妻去读什么专升本。在父亲七十大寿庆生的日子里,我辞职读大学的事,成了家人的一大议题。六妹经济学博士毕业留校任教,说话最有权威,却令我非常寒心。六妹说,凡事要讲究投入与产出的比值。你现在年纪这么大了,借一笔债去读个中文系本科,把工作也丢了,而且你是结了婚的人,值得吗?你毕业快四十了又能干什么呢?搞专业写作你肯定不行的!

    六妹的话,一针见血地捅到我的软处,毕业后,靠写作为生,我只能喝西北风。我虽然发表了10万字作品,但我深知自己的老底。如果今生在写作方面有所成就,我大不了是个体验型的作家。我不会虚构,缺乏天才的艺术想像能力。我只善于表达我体验过后的感悟,不会无病呻吟。如果先设定了一个主题,让我为这个主题而写作,对我来说,简直是一种酷刑。我深知即使到中文系进行了系统的学习,也不过是对写作的一些条条框框进了理论化的解读。既使是在国家级重点大学中文系毕了业,我未来也不可能靠写作为生。写作只能作为我体验生活、观察生活突然顿悟后痛痛快快表达出来的一种爱好。至于什么时候灵感降临,有感而发,全凭缪斯女神恩赐。把这种不确定的顿悟用来换作银子养家糊口的人,简直凤毛麟角。至少我不是,我也绝对不会傻到用缪斯女神恩赐来换成银子养家糊口。

    我怯怯地对六妹说,至少可以教教书当当编辑吧。

    当编辑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,任何专业的专科毕业生都能去当编辑。你已经是专科生了,何必多持一举呢?六妹仍然毫不留情地打击我的进修愿望。六妹认为我读了中文系本科出来,也不会找到什么好工作。不如老老实实当工人,做好本职工作。六妹从女性的角度考虑到我已经结了婚,辞职抛家仅仅为了读一个中文系本科,得不偿失。没想到学问越高的人,思考问题越是现实。然而,没有进过大学校门的我,无论如何也要抓住这次接受再教育的机会,进一步地提高自己。

    在国家积贫积弱饱受世界列强欺凌的时代,许多仁人志士远渡重洋,留学海外,苦学知识报效祖国。我想读大学,没有那么高的思想境界,纯粹是出于本能冲动。当年高考,是为了跳出农门。现在早跳出了农门,在城里安居乐业。可是单位又开始走下坡路,逼得我不得不另想出路。而且第二任妻子水壶比我年轻12岁,她是白衣天使,我是企业电工,在世人眼里,我不如她,我必须上进,让世人特别是岳家人不小瞧于我。除此之外,当年女朋友庄文芳考上了南京的军校就抛弃了我,我一直耿耿于怀。我现在也能上南京念大学了,岂有不读之理!冥冥之中,高等学府的一种神秘感也在召唤着我。对于没有过硬的后台背景的我,读了两年本科出来能做什么,心里也确是一片茫然。去的目的和动机很明确,为了更好的个人发展,为了让岳家瞧得起我。说得直白一些,高等学府好似一道我没有尝过的稀世名菜,今生即使拼了命我也得尝一尝。至于毕业后,是否能够找到理想的工作,那是以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末了,我对六妹说道:有人失足坐了两年牢出来之后,也要重新面对人生找工作。我读了一个本科出来,总比坐了两年牢的人不会差到那里去吧。

    六妹见我想读书都想到了这一份上,无话可说。最终六妹主动地塞给了我一千元。最后,岳家借给了我六千元,总算东并西凑,揍够了近两万元的学费。上学时,我把学费缝到了随身携带的行李被絮里,包得严严实实。要知道,这不仅仅是钱、是债,而是不可估量的学问啊。( 八一八我的桃花运 http://www.blxs5.com/4_4196/ 移动版阅读m.blxs5.com )